共富路上的浙江磐安:大盘山脉绵延共享观

2021-05-15 13:00       网络整理

  中新网金华5月13日电 (张斌 胡丁于)4月末,浙江省金华市磐安县盘峰乡,杜鹃花节如期举行。山雾朦胧中,一片片鲜红色的野生杜鹃花,在当地大盘山脉的第二高峰——高姥山盛放。

  “这里是我们这儿原来‘最最穷’的地方,现在完全不一样了。”

磐安四好农村路(航拍图)。 林明泉 摄

磐安四好农村路(航拍图)。 林明泉 摄

  出山路上,本地的司机师傅望着山间的浙派民居,对记者算了笔账:一斤土蜂蜜160元、土笋干30元左右一斤……和过去只能靠外出打工谋生不同,现在农户挣钱渠道多,情况好时“月入过万”,比城里人舒服。

  说话间,车渐渐驶出大盘山深处。

开发区最大的企业——威邦集团的数字化工厂。 张斌 摄

开发区最大的企业——威邦集团的数字化工厂。 张斌 摄

  身后,一座座起伏不定、数也数不清的山峰静静屹立,见证着这方偏远乡镇、这座浙江曾经最贫困的山城在过去数十年里,因为“共享”而发生的陡然巨变。

  山与“飞地”:共享发展空间

  改革开放后, 生态城市网,相比邻近的义乌、东阳等县(市),磐安像个“小透明”。有本地人笑称,一般介绍自己来自“东阳横店旁边的一个县”。

磐安县安文街道花溪村,火山形成的千米平板长溪。 张斌 摄

磐安县安文街道花溪村,火山形成的千米平板长溪。 张斌 摄

  事实上,在“九山半水半分田”的禀赋限制下,磐安默默地牺牲着:其是浙江省10个重点生态功能区县中,惟一的浙中江河源头重点生态功能区。浙江八大水系中,共同发源于磐安的就占一半。

  磐安生态保护的红线面积和比例,因此居金华各县区市第一。

  大山涵养了丰沛的水源,却也挡住老百姓致富的通道——山区交通条件曾十分落后。一位企业主回忆,早年如遇大雪封路,县城的工厂就得停工。

磐安正春堂中药铺,中药材种类齐全。 张斌 摄

磐安正春堂中药铺,中药材种类齐全。 张斌 摄

  1994年底,山城迎来改变命运的时刻:

  浙江省决定,在金华市区划出一块“飞地”给该市贫困县、贫困乡镇进行开发,以带动浙中南贫困地区的经济发展。

  面对新政策,磐安抓住了机遇。但毕竟,当时市区与山区共享发展空间的“飞地”模式在整个中国都罕见。人们心里打鼓:“异地扶贫”模式是否可行,真能令磐安摆脱贫困吗?

  1995年,金磐扶贫经济开发区(下称开发区)成立,产生的税收全额划归县级财政。

磐安一处安装可追溯系统的中药材基地。 鲍佳进 摄

磐安一处安装可追溯系统的中药材基地。 鲍佳进 摄

  二十多年过去, 中国科技新闻网中国生态环境网,一组数据说明了“飞地”之于磐安的意义:

  “十三五”以来,开发区累计上缴税收30亿元,占全县财政资金1/3以上。

  中共磐安县委书记王志强表示,最重要的是, 中国扶贫快报网,仅“十三五”时期,磐安就整合资金约12亿元破除山区交通瓶颈,打开将山区生态价值转化为经济效益的大门。

  “当初管委会就带来100万元‘创业’资金。现在开发区经济主体2000多家,占全县工业产值的‘半壁江山’。”磐安县政协副主席、金磐开发区党工委书记陈平说。

  开发区最大的企业——威邦集团占全球户外移动泳池市场的四成份额, 人文纪事网,正推进数字工厂建设,以4000多名的职工数量创造40亿元产值。 “‘飞地’能反哺县城发展,对招引人才也有很大帮助。”威邦集团董事长陈校波说。

磐安药膳。 张斌 摄

磐安药膳。 张斌 摄

  山的“馈赠”:共享发展“生态”

  “飞地”辅助下,磐安牢牢守住了生态的优势。仅从空气指标看,去年,磐安空气质量排名列浙江全省第九、金华市第一。

  但保护生态形成诸多限制,老百姓则需要发展致富,如何处理二者的关系是许多地方曾经苦恼、甚至迷失的问题。

相关推荐